周泽楷女友

献给凛冬的花束【上】

在自习室哭成狗的我

宋湖:

周中心,清水向,轮回全员,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私设。


这篇文章在我文件夹里的标题叫做《神奇的周泽楷》,所以标题什么的,勿需在意。


小周生日快乐啊,最喜欢你啦。


==========================


一 神奇的方明华




方明华是个神人。


这是联盟所有职业选手的共识,哪怕是叶修,提起方明华时也要顿上一顿,然后发出“呃”地一声表示犹豫思考感叹等等等情绪的语气词,才能继续接下来的话题。


所以当方明华在黄金一代的QQ群的刷屏里突然冒泡打了个“咳”时,屏幕静止了十秒钟。


神人方明华的杀群成就第N次达成。


 


方明华不是一个很有存在感的选手,或者说整个轮回,除了后来加入的江波涛和孙翔,在不比赛的时候都不是很有存在感。大概是S市人特质,他们习惯把自己的交际圈子控制在一个不大的范围,所以即使在吕泊远吴启杜明等人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连周泽楷这种话少的高冷都是能被他们趁睡着在脸上画胡子的存在,在热络的群体聊天中,还是很难看到他们的身影。


“方大大何事指教?”楚云秀一手打字,一手把键盘旁边的一杯水推得更远一点,小心翼翼地问。犹记得方明华在群里冒泡开口就是“我要结婚了想给大家发一下喜糖”那次,惊得楚云秀打翻了手中的奶茶,把桌面搞得一片狼藉。


 “是这样的。”方明华又打了几个字。


所有人的手指都悬停在键盘上方然后在心里大喊一声:我靠!到底啥事你能不能快点说!


“我靠憋死我了啥事啊你老婆怀孕了你要做爸爸了?”黄少天没忍住。


余下的人一边在心里给黄少天点了一排赞,一边跟上“+1”,“+2”,“+3”……喻文州悠悠然地在大家好不容易顺利排到“+24”时“+26”。


“抱歉抱歉,这次手快了一点。”喻文州在一片“难得排队这么顺利没有人抢拍居然是你这个吊车尾抢拍”的讨伐声中赶紧道歉。


刷屏再次开始,这次话题飞快地就从方明华身上转开了,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总是拥有无限的精力和热情,以及职业选手所特有的超越常人的手速需要发泄,所以当肖时钦在众人热火朝天地讨论荣耀公司CEO和前CEO复婚大事的喧闹中刷了一排“让方明华说话!”后,方明华才打了个流汗的表情再一次出现。


 


四期生出道的那一年,荣耀总部大动荡,跟着其中一位CEO离开暴雪创业的另一位CEO和公司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苏沐橙和楚云秀每天在群里实时直播这件被她们戏称为“离婚打孩子”的大事,以至于众人都怀疑荣耀论坛迄今为止的第一高楼《离婚!》就是这两位女选手披马甲合力盖起。


“乱世出英雄!”这是日后黄少天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因为“黄金时代”就在这种也许下一秒钟“荣耀”这个游戏就将彻底消失的朝不保夕中迅速成长起来的。这种动荡,甚至造成了五期生人数的锐减,当时此期公认两位最优秀的天才之一转投另外的联赛,把冯主席心疼得连续一个礼拜出现在公共场合都是面如土色。


如果荣耀也可以书写历史的话,四期绝对是其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四期大量优秀选手的崛起,到联赛进行到第六年时,荣耀已经顺利发展成为了电竞行业规模最大的职业赛事,没有之一,此后呈对数式膨胀扩张,把其它联赛碾压成了《电竞周刊》第二版乃至第三版的豆腐块。


而那场旷日持久的离婚案也终于在第六赛季冠军决出后的第二天宣告庭外和解。在《离婚!》楼因为飘在首页太久盖的页数太多每次打开都卡成狗被封楼的那天,楼主在首页编辑了一段话,这段话是荣耀CEO新出炉自传的结尾:创立这个游戏的初衷是塑造一个全新的世界。回头审视这两年的官司,我最高兴的是在我们专注于现实世界的利益纠葛时,这个虚拟的世界仍旧蓬勃地成长了起来,地图在扩展,等级在提升,玩家在增多,各国的职业联赛都搞得风生水起。当我登入自己尘封许久的游戏角色,站在空积城的城门下时,我想起当初决定做这个游戏的那一刻。那天我站在Richard家楼下,突然有一道雪亮的光照在我身上,我以为是哪个孩子的恶作剧,便抬头寻找光源,我看到一扇窗子正在被缓缓地推开,然后Richard的脸出现在窗口。我站在这块巨大的光斑里大声喊道:“我有一个新创意!”他立刻奔下楼来,那扇窗子还是开在那里,我被光包围着,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仿佛进入了一个温暖明亮的梦境。也许时至今日,这个美梦仍未醒来。


“如果这都不算爱!”苏沐橙在群里发了个泪流满面的表情。


“太好的梦别信!”楚云秀跟着泪流满面。


然后紧接着,方明华就出现在群里扔了颗炸弹,说他要结婚了。


黄少天刷了一屏的乱码。楚云秀泼了手中的奶茶。


“你到法定年龄了吗?”还是喻文州在持续不断地刷屏攻击中抓紧时间问了个关键问题。


“到了,我本来就比你们大两岁。”方明华也迅速抓到了这个重点赶紧回复道。


“好想跪!”黄少天又刷了一屏。


喻文州看了一眼身边头发乱七八糟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手指飞快敲击键盘怎么看都还是个毛孩子的黄少天,又对着旁边没开的一台电脑仔细看了看屏幕里的自己:本来就不突出的下颌角被没退的婴儿肥包裹着,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成熟的男人。


哪怕他和张新杰已经是公认的第四期最成熟的选手!但是方明华已经要结婚了!这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李轩替他说出了心里话:“方大大你上次冒泡说提拔周泽楷做队长让张益玮走人是你的主意已经很可怕了,没想到这次你更加惊人。”


于是大家飞快地回忆了一下上次跟着“原告CEO痛斥被告CEO是个无情无义的人渣”这种劲爆消息劲爆出场的方明华,更加确认了这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


即使并非天赋卓绝的选手,即使同期已经有了张新杰这种出道就夺冠圣光普照联盟的牧师,即使轮回总是进不了季后赛提拔周泽楷后勉强做到一轮游,但方大大真的是神人啊。


 


神人方明华不知道又在犹豫些什么,因为肖时钦的刷屏式清屏,目前的聊天屏幕上只有方明华发的那个流汗的表情在一遍又一遍地流汗。


张新杰突然福至心灵,飞快地打了一行字,然后看到自己的发言和方明华的发言同时出现在了屏幕上。


“有人养过猫吗?我记得我在群里看到过你们聊生小猫的话题。”


“是不是你们轮回养的那只神奇的猫生了?”


 


这是2026年的11月23日,这个冬天第一股大规模的寒流还未退去,全国大部分地区都在降水,北方是冻雨夹杂着雪花,南方则是不断的雨,不断落下的叶子。空气过于湿冷,如果可以,所有人都想蜷成一团,于是有几个俱乐部直接停了当天的训练。所以几乎所有的职业选手都坐在电脑屏幕前无聊地翻网页看电视剧。


而神奇的方明华带来了一个神奇的消息:轮回养的猫要生了。


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想跳起来在屋里走两圈呢。


 


二 神奇的江波涛


2026年的11月23日是周一。就在上周,一股寒流肆虐了祖国大地,以至于在上周日这个被叫做“小雪”的节气前后,北方的一些城市真的飘起了小雪。


轮回周六在Q市和霸图打完比赛急吼拉吼地连夜往回赶,张新杰非常不解:韩文清这种老胳膊老腿也就算了,轮回这一群年轻人居然也能这么怕冷吗?


 除了孙翔还在穿着薄薄的队服发抖,轮回的其它人清一色地裹着早就准备好的羽绒服,周泽楷还把帽子翻上来,本来就不大的一张脸几乎完全被帽子上一圈洋洋洒洒的毛领遮住,张新杰都有点怀疑他还能不能看得到路。


孙翔走出体育馆,在寒风和雪花以及雨滴凝成的冰粒之中气势汹汹地站了两秒钟,果断一个跳跃,再加上踩在薄冰上脚下的顺势一滑扑在杜明身上,抬手就去扯他的外套。


“救命啊!队长救命啊!副队救命啊!杀人啦!”杜明一手扯着自己的领口,一手去拧孙翔的肱二头肌,这是孙翔的弱点,又怕痒又怕疼,一被拧就跟被攥住尾巴的猫一样一边蹦跳一边哀嚎,而同时呼喊周泽楷和江波涛来解围,又可以让孙翔有所忌惮。杜明在心里对自己在无数次近身对殴中总结出的这套完整又行之有效的战术点了一千个赞。


“有点队友爱!”孙翔当然也不甘示弱,凭借身高优势压制住杜明一只胳膊卡住他的脖子。


“谁让你不带衣服!副队明明给所有人都发了短信!”杜明拧着他臂肌的手加了把劲,还略旋转了一点,立刻听到耳边传来抽气的声音然后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更紧了一点。


“别打了,孙翔你真的很冷吗?我的队服外套给你。”江波涛终于无法忍受韩文清不断投来的“你管不管?”“你管一管!”的目光,在忍不住要交出钱包之前转身对着孙翔喊道。


周泽楷“唰”地抬头,把帽子向后甩了甩,露出眼睛,然后把自己的队服外套也递给孙翔。于是孙翔就穿着四件对他来说有些紧巴的队伍外套挪到因为临近关门已经没什么人的商场,准备买件新羽绒服。


张新杰作为向导和轮回一队人蜷缩在一楼咖啡店的卡座里,试图把孙翔一个人放去四楼男装部,孙翔不肯,一定要拖着吴启,最后吴启甩着手喊道:“你是小姑娘吗还要人陪!算了算了我去好啦”跟着他上了自动扶梯。江波涛则熟门熟路地给大家一人买了一杯各自喜爱的饮料。


说起来,江波涛也是个神人。


一个第六赛季出道的选手,在一群早期大神的聊天中游刃有余地仿佛自己也是个同辈人一样,但又没有人觉得他是个“人精”。如果真要追究原因,大概就是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真诚感,好像他每次问候你“吃了没有?”,是真正地在关心你有没有吃饭?吃了什么?吃得开心不开心?而不是一句单纯用来套近乎或者打开话题的客套话,这让人愿意跟他继续聊下去。


“小江真会聊天啊。”某次还叫做叶秋的叶修忍不住感叹道。


“谢谢秋神夸奖。”江波涛发了个笑脸。


“就是感觉像一边打着麻将一边聊着天然后口袋里的钞票就哗啦啦地输出去了。”叶修发了个叼烟墨镜的表情。


“我靠!”黄少天拿各种表情刷屏:“江波涛刚刚你是不是在套我们小朋友说战术!”


“我没有啊!”江波涛发了个无辜的瞪大眼表情。


“不过我很擅长打麻将的。”江波涛又跟了个眨眼的表情。


“是嘛!哪天一起比赛的时候切磋一下啊。”林敬言跟上说。作为一个早期出道的猥琐流大师,他真是挺喜欢和江波涛聊天,不累啊,叶秋太黑,韩文清太闷,张佳乐太闹,还是后辈可爱,又聪明又会捧场。


“QQ麻将?”江波涛发了个房间号。


“哎!我居然没想到!来了来了!”林敬言立刻跟着去搓麻将,这已经是本周第四个跟随江波涛加入QQ麻将大军的职业选手。


“这什么风气!小周你也不管管你们副队?”叶修艾特周泽楷。


过了好久,话题早已跑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的时候周泽楷才冒泡,头像右下角缀了个手机图案,显然是在用手机上Q,发了三个句号。


黄少天准确地从刷屏式的聊天中把周泽楷抓了出来:“周泽楷你跟着起什么哄!”


话题已经进行到了由叶修发起的群嘲黄少天在上一场比赛中隐身到终场,周泽楷这三个句号怎么看都像是跟着开嘲讽。


一分钟后,周泽楷又发了三个句号。


黄少天吐血刷屏,众人排队哈哈哈哈。


“队长是想回答秋神说我麻将是打得很好,他不用管我。第二条是想回答黄少他没有起哄。”江波涛一边和林敬言打麻将一边冒出来给周泽楷翻译。


“和我们同房间的一个人是张佳乐前辈的粉丝啊。”江波涛顺手发了张截图。


那人的头像是一个扎小辫子的卡通图像,ID是“乐乐是冠军”。


“插刀了插刀了!”张佳乐还没说什么,叶修先跳起来。


“滚!!!!!!!!!!!!!!!!!!!!”张佳乐刷了三屏的感叹号。黄少天觉得自己不能输给他,跟着刷了四屏。


在这种大群的刷屏式聊天里,一般五期之后的选手都是不说话的,他们只需要看着一期到四期的选手聊天,或者说是互黑,就可以了。而在五期的寥寥几个人里,连众人印象里比较活跃的方锐也不怎么讲话。所以江波涛显得特别的神奇,特别的鹤立鸡群,不对,鸡立鹤群。


 


张新杰看着自己面前纯正得不能更纯正的矿泉水,拿起来喝了一口问道:“你们干嘛这么急着回去?我看微博上小周期待了好久要看下雪。”


“我们队养的猫要生了。”坐在他旁边的方明华帮对面的周泽楷舀了一勺奶油,加到他那杯一看就已经糖分过高的拿铁里。


“噗!”哪怕镇定严谨如张新杰也忍不住喷了一声:“猫要生了?!”


“是啊。”方明华拿出手机翻相册,一排图片都是他老婆,张新杰的心中默默点起了熊熊的火堆,旁边摆好细盐孜然辣椒面。


“看,就是这只。”方明华放大了一张图。


在张新杰斟酌着怎么夸一下这只长相实在是有些剑走偏锋的猫时,方明华已经先开口了:“是不是很丑?但这只猫可神奇了。哎呀居然十点半了,你是不是要赶回去睡觉?孙翔到底啥时候能回来他是不是选择恐惧症又犯了还带坏了吴启小周你要不要上去救救他们?”


于是,轮回这个俱乐部,在拥有了一个神奇的方明华和一个神奇的江波涛后,又拥有了一只神奇的猫。


 


三 神奇的轮回猫


 


尽管方明华不太在选手群冒泡,大家还是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了他是如何认识现在的妻子。


八卦的开端是蓝雨的郑轩。


 “方明华方明华方明华,你是怎么认识嫂子的?快来让我八卦一下嘛!”郑轩在四期群里呼唤方明华。


众人内心咆哮着“就等这一刻!”,一边热情洋溢地排队到26,中间出了几次差错,重排了三次。


“一见钟情啊。”方明华回了言简意赅的五个字。


众人回复了他好多排省略号。


“怎么个一见钟情法?!”郑轩锲而不舍。


“我和小周去淮海路买青团,你们都知道那家青团吧,只有清明节前后很短的时间才有,喻队和黄少来比赛的时候吃过的。”


“记得记得,好吃啊!你们明年多买点我买张机票去拿。”插话的黄少天立刻被正认真听罗曼史的众人群殴。


“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姑娘,我心里咯噔一声,然后大脑一片空白,连小周扯着我过了个红绿灯都不知道,回过神来把东西往小周手里一塞就去追人家了。”


“没了?”群里安静了半分钟后郑轩问。


“没了啊。”方明华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我有个问题。”苏沐橙提问:“你就不怕人家姑娘当时看中了小周吗?”


“我让小周把帽子戴起来赶紧往前跑不要回头,我的终身幸福就系于他这个举动了。”


“好奸诈啊!”大家刷屏。


 


故事说起来就是这么简单,但是方明华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和心血。一个高中都还没毕业的电竞选手,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妄想跟人家姑娘一生一世,连周泽楷都不相信方明华可以做到,更不用说姑娘本人和姑娘的父母了。


方明华在思南路上奔跑,路两旁的法国梧桐刚刚开始长新叶子,那天是S市难得的明媚春日,他穿着蓝色格子衬衣外面罩了灰色的羊毛开衫,奔跑在他最喜欢的一条马路上,而那个他一见钟情的姑娘穿了黑色毛呢裙子和红色短外套。哪怕就是匆匆的一眼,方明华却对她的一切都记得分外清楚,他甚至可以肯定地说出她的身高是164cm,短靴的跟高是4cm。


方明华不是特别优秀的电竞选手,他缺少天才所需要的敏锐直觉。如果不是轮回当时的牧师突然因伤退役,也许他会最终放弃掉荣耀,完成自己的高中学业,念完大学,成为S市无数的普通人之一。但是也许“无常”本身才是生活的本质,一个机会突然摆在了方明华面前。他做得非常努力,在他的脑海里,每一个地图的边角,每一个队友每一个对手的游戏角色,都不是完整的图像,而是一个个拆分的数据。


如果你去问任何一个电竞选手,荣耀联赛到底有多少张地图可用,绝大多数人都会回答你不知道。但如果你去问方明华,他会准确地回答:“4673张。”


有时候他也会怀疑自己,尤其是在同期出道的张新杰的对比之下,明明从数据上知道了某个队友需要加血,但是用哪一招?应该在什么时候加?他都需要思考,都会犹豫,他会忍不住想:如果我这招现在用出去,那后面还有人需要,我该怎么办?


但是在方明华的一生中,至少有两件事情,他做得异常果断:一是以破釜沉舟的姿态反复向高层举荐当时还是个少年的周泽楷,二是那个明媚的春日,他转身向着自己一见钟情的那个姑娘飞奔而去。


“你好我可以认识你吗?”方明华气喘吁吁。


“不可以,谢谢。”姑娘头都没抬。


 


“怎么办呢?”方明华托着腮看着对面的大学门口,对面本来拿杂志挡着脸的周泽楷把杂志往下拿了一点,露出一双眼睛盯着他看。


“头发该剪了。”方明华的注意力被他过长的额发分散掉一点,片刻之后又忧愁了起来:“追姑娘真的好难啊,说好的一见钟情居然只是我单方面的。”


周泽楷用额头抵住杂志,思考了一会,突然说:“我妈妈。”


“你妈妈在哪?”方明华的脑袋四处乱转,显然没有领会周泽楷的意思。


“我妈妈,帮你。”周泽楷一边说一边已经站了起来,拉着方明华就往外走。他从来都是行动早于言语的人,方明华也没让他解释,只是跟着走。


 


周泽楷家离轮回的训练基地挺近,本来都属于一个很小的区,叫做卢湾,周泽楷上小学的时候,卢湾区被并到黄浦,刚开始周泽楷可不习惯,直到现在他还是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是卢湾人,而不是黄浦人。


周泽楷的妈妈很漂亮,眉眼和周泽楷非常像。方明华知道她在附近的区卫校教书,一年只上五个月的班,平常待在家里,过得非常悠闲。方明华到时,周妈妈正在画画,坐在一个高脚凳上,周泽楷把方明华让到沙发上,拿了个果盘塞到他怀里,又踢了个垃圾桶到他脚边,然后自己拖了个矮凳坐到周妈妈身边。


方明华觉得他大概和自己的母亲有什么奇特的交流方式,感觉周泽楷没说几句话,周妈妈就放下画笔,兴致勃勃地走到他身边坐下,非常开心地问道:“方明华侬老欢喜伊拉额。”


周泽楷又拖着他的矮凳蹭过来,从方明华抱着的果盘里拎走几颗车厘子。


“你有什么事情从追她开始就经常做的?”


“呃,我经常给她送花。”


“那就继续送花,每次都送不一样的。”


 


于是方明华在周妈妈的指导下,坚持给人家姑娘送花,按照方妈妈的话说,小姑娘其实很讨厌别人死缠烂打窥探隐私的,所以要张弛有度,要慢慢来,要让对方在不经意间了解自己,所以她让方明华每次都在花里夹着卡片,写写自己这些天干了什么有趣的事,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人。一开始方明华苦恼得要死,觉得日常生活有啥好写的,最好就是有什么类似于“轮回夺冠了哈哈哈”这种事情才好写一写。


他如果十二点还睡不着,就去敲墙壁。宿舍在他隔壁的周泽楷那时候撞上了新秀墙,总是在独自看比赛录像到很晚,他的听觉非常敏锐,方明华敲完墙壁,等个几秒钟,他就会拿着什么吃的来敲门,给他出各种主意。


如果说方明华是从什么时候真正认识周泽楷,那就是那些春夏的夜晚。


他发现周泽楷其实是个很细心的人,或者说他眼中的世界是非常美好的。


尽管他还是话少,但是他会画画。寥寥几笔,方明华才发现自己居然错过了好多东西,院子角落里开得乱七八糟的兰花,躲在紫藤花架下的太阳花,勾着训练室窗棂试图往里伸的爬山虎,四季常青的香樟树在春天哗啦啦地掉叶子,慢慢退去了那种浓得发黑的绿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透明的浅绿。


那个夏天,轮回自建队以来第一次进入了季后赛,方明华在夏日的最后一天收到了姑娘的回信。他兴奋地咚咚咚敲墙壁,等了会没有回音才意识到这不是夜晚。周泽楷夏休期也天天来训练,方明华走过紫藤花架,走过香樟树,走过乱七八糟的兰花,走到他们训练和俱乐部办公的那栋楼。


周泽楷坐在电脑前做微操训练,方明华安静地等着他结束。那年夏天周泽楷瘦得特别厉害,从背后看的话,他突出的肩胛骨透过单薄的T恤支楞着,领口上方是突出的两节椎骨。汗水顺着他的发梢流下来,把T恤后背洇湿了好大一块,但是他悬着的手腕显得异常稳定。方明华知道他大概已经训练了一个上午。那天因为轮回进入季后赛赚了不少钱,老板决定全部用在队伍建设上,于是整栋楼都在翻修,停掉了中央空调,训练室朝南,阳光直射进来。S市的夏天异常地炎热,方明华捡着树荫下走了这几步都热得满头大汗。


后来有人问方明华职业生涯中有没有后悔过什么事情。方明华回答说是有的,后悔过推荐周泽楷。坐在旁边的周泽楷投来惊讶的目光。方明华又接着说:但只是很短暂的一瞬间,后来他带来的喜悦和成就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是第五赛季轮回季后赛第一轮第二场团体赛被打爆那个瞬间吗?”主持人显然没有什么眼色。


“当然不是。”方明华肯定地回答。


“那是什么时候呢?”


“是第五赛季结束后的那个夏天,周泽楷一个人坐在电脑前训练,而整栋楼里只有装修的声音。”


“那当初为什么决心推荐周泽楷呢?”


“因为他比别人都强啊。”方明华笑起来,这是他回答过很多遍的一个答案。


从出道开始,在长达三个赛季一遍又一遍地质疑里,周泽楷就是那么沉默地走过来的。如果给方明华时光机器,大概他也不会对以前的周泽楷说些什么你将来会夺冠,你将来会成为第一人的话,他坚信周泽楷拥有沉默而强大的力量,足够让他长成超出任何人期望的样子。从他说自己有信心接下一枪穿云开始,从逆转局面一挑三开始,从那个夏天孤独地努力开始。


 


“小周!”方明华看他转过头来:“成了!谢谢你妈妈!还有你!”


周泽楷无声地大笑起来,窗外传来一阵又一阵的蝉鸣。


 


这是完整的一见钟情的故事。


但是后来的江波涛吕泊远杜明吴启孙翔都是不清楚的,他们只知道方明华真是运气好,初恋是一见钟情然后很快结婚。他们在十一赛季的七夕出去聚餐回来的路上嚎叫着自己也要一见钟情,方明华和周泽楷一左一右架着不肯继续往前走的孙翔哄他拐弯之后就能遇到一见钟情。


吴启立刻挡在孙翔身前试图抢先完成拐弯,孙翔自然不会让他得逞,甩开周泽楷就去拎他的领子。一群小伙子扭扭歪歪地完成了拐弯,方明华一头撞在了突然停住的吴启背上。


“我靠不是吧。”方明华在心里说:“难道真的遇上姑娘了?!”他赶紧又往后缩了缩。


他们僵持在路上,最后还是周泽楷走上前去蹲下来。


是只受伤的猫,大概被自行车之类的小型交通工具轧到了腿,正一脸狰狞地对着周泽楷乱叫。


“我靠。”孙翔有点伤心。


“我的一见钟情对象!”


“居然是一只猫!”


然后这只猫凄厉的叫声划破夜空,它被周泽楷果断地抓在了手里。


 


“恭喜你啊二翔,是只母猫!”杜明拿着宠物医院的病历卡大笑。


“滚!”孙翔恹恹地捧着江波涛去对面奶茶店给他买的一杯柠檬水。


“哈哈哈你媳妇被队长摸了。”


“哎呀你媳妇挠了队长一把!”


“卧槽它真的挠了队长一把!队长这得要去打针吧!”


 


尽管它挠了周泽楷一把,轮回全队还是默契地把除好虫打完针的猫抱了回去,窝放在门厅,把始终嚎个不停的猫塞进去。


“你媳妇太烈性了。”吴启感慨道。


“啊啊啊去死!”孙翔怒了。


江波涛陪着周泽楷去医院急诊打破伤风针和狂犬疫苗,急诊人挺多,他们把脸藏在报纸后面排队等。


“叫什么呢?七夕捡到的,就叫七夕吧。”江波涛边说边给大家群发了短信。


 


好好一名字,第二天就变成了七喜。


“贱名好养活。”在此猫尖叫着挠遍了上至轮回经理下至保洁阿姨的所有人之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做出了这个决定。最后在忍无可忍的孙翔戴上三层手套把七喜狠狠地揉搓了十分钟之后,它终于接受了命运,无论谁碰它都一副苦大仇深生无可恋的样子。


七喜的窝就一直摆在大楼的门厅里,让这么丑的一只猫,每天苦大仇深地盯着每一个来客,某种程度上来说,轮回这个俱乐部,确实挺随意的。


最郁闷的是孙翔,想他堂堂八尺多男儿,忍受吃甜食也就罢了,整天忙着给一只猫换猫砂这叫个什么事啊!


更可气的是……


孙翔看着蹲在猫窝前一边拿着根不知道哪捡来的鸡毛挠猫下巴,一边喊着“孙翔媳妇儿哎”的吴启,真想把手里换下的猫砂均匀地撒在吴启床上。


 


七喜伤好后就失踪了。轮回众人失落了好久,连吴启忧伤地唠叨“孙翔你媳妇儿跟人跑了”的时候孙翔都不再试图殴打他了。


“野猫养不熟啊。”方明华宽慰大家:“反正附近都是居民区,饿不死的。”


直到江波涛生日那天,S市下了几天大雨,周泽楷和大家吃完晚饭想着白天看的比赛还剩一点,决定去训练室看完。当他踏上门前的第一级台阶时,突然看到一个黑漆漆的东西蹲在最上一级。周泽楷停住脚步,撑着伞看它。


门厅里透出的光线不是很分明,但是明显能看出七喜更丑了,肚子很大,尾巴秃掉一块,左耳朵少了个尖,不知道过的是些什么日子。


“你这么丑,可怎么办啊。”周泽楷笑起来。


七喜仍旧一脸苦大仇深地瞪着他,但是当周泽楷刷了门卡然后把门推开一条缝之后,七喜飞快地窜进去奔到自己的窝边。


但是它没有跳进去,只是回头看着周泽楷。周泽楷找了个纸箱,七喜迟疑了几秒,跳了进来。


周泽楷又带它回了宠物医院。


七喜再一次展现了它的神奇之处,它居然是因为怀了小猫才跑回来的。


 


“哎哟这个小白眼狼!”吴启那根鸡毛还留着,又拿出来戳七喜的下巴。


 


在周泽楷生日的前一天,七喜躲在角落里生了三只小花猫,轮回众人锲而不舍地找了它三个小时,终于把一大三小挪出来放在空调底下。


“差点就和小周同一天生日了。”江波涛拿手指戳了下其中一只小猫的鼻尖,七喜立刻冲他龇牙咧嘴。


“这么凶。”周泽楷嘟囔了一声。


养不熟啊,七喜这只神奇的猫就是养不熟啊。


 


=============


还有一半,写不动了,明后天补上,顺便畅想一下十年后的魔都,我一定要给盖个迪士尼乐园。

评论
热度(3115)

© woyaobeikesile | Powered by LOFTER